行业洞见
世界首例猪心脏移植到人体,猎奇的背后我们还看到了什么

患者生命垂危,命悬一线,只有心脏移植才能保命,但却没有供体心脏可移植,唯一的活路就是移植一个猪的心脏,而此前人类从未有过猪心脏移植的案例,死亡或换上猪的心脏,只能二选一,怎么选?


这不是小说也不是科幻片,这就是最近真实发生的事,全球首例猪心移植案例近日上了热搜,一个名叫DavidBennett的57岁美国男子,在几周前因为严重的心律失常入院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生命垂危,入院后长达6周的时间只能靠ECMO维持生命,他不仅不符合人工心脏的条件,同时因为未遵从医嘱,错过了医疗预约,以及停止服用处方药等原因也没有资格进入传统心脏移植的器官等待名单中,David Bennett似乎失去了任何生存的可能。


但是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外科医生BartleyGriffith给了 David Bennett一线生机——移植转基因猪心脏。


面对唯一延续生命的机会,DavidBennett决定移植猪心脏,2022年1月7日DavidBennett成功接受了转基因猪心脏移植手术,目前他的情况还不错,这是人类历史上首个猪心脏移植病例。


在这起案例中,也许是出于猎奇的心理,公众把焦点放在了人类成功移植了猪心脏,但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信息点 DavidBennett在接受猪心移植之前的6周里,是靠体外膜肺氧合系统ECMO(以下简称ECMO)延续生命。


当急性心衰发作或终未期心衰患者等不到供体心脏时,器械治疗是延续患者生命的唯一办法,正如帮助DavidBennett过渡了6周的ECMO,有了它患者才有机会等到心脏移植,我们应该看到通过器械治疗延续患者生命的重要价值。


640 (2).png

DavidBennett手术中



心衰患者基数大 临床情况复杂

不同病情阶段需使用不同器械治疗没有one for all的产品。


2019年,全球心力衰竭患病人数达2970万,预计2030年将进一步增加到3870万。我国2021年心衰患病人群约1370万人,反复多次发作紧急入院患者达到780万人,终末期心衰患者约60万。


临床实践中,心衰循环支持领域不存在单一产品满足病人所有需求。根据患者的循环流量、支持时间的不同,临床中会针对每个患者的综合病情、临床需求来选择不同类型的人工心脏来进行治疗,包括介入型、体外型、植入型人工心脏等在内的综合解决方案。当患者合并其他脏器衰竭的时候,还需要同时应用其他体外生命支持设备(ExtracorporealLife SupportECLS),如体外膜肺(ECMO)、人工肾等。



“大平台”“多管线”才是最优解


有别于“单产品”“单管线”的业务拓展逻辑,心擎医疗具有“大平台”“多管线”的特点,更通过本身的技术积累展开多产品线的自主研发,期望从中国的实际临床需求出发打造最有价值、最适合中国人使用的高端医疗器械产品。


心擎医疗结合临床需求,从零开始研发的首个高技术壁垒三类有源产品--体外磁悬浮人工心脏,已进入临床并救助多位患者。为救治合并呼吸衰竭或有急救转运需求的患者,心擎医疗在其已获成功临床检验的国内首款体外磁悬浮人工心脏技术基础上,开发出了一款高便携性、利于一线救治场景以及转运便携的新一代体外膜肺氧合系统(ECMO)。其体外人工心脏磁悬浮泵的成功研发为整个ECMO系统带来更好的血液相容性。目前该ECMO产品处于临床前研发阶段。


针对需要心脏移植的患者,供心的短缺和供心冷缺血保存造成的供心损伤,是主要瓶颈。心擎医疗研发的离体心脏温血转运平台解决了当前供心冷缺血保护的痛点,供心与温血转运设备连接后可实现在有氧血的供给下运输,大幅降低心脏受损程度的同时,保存时间有望突破12个小时,实现国内运输全覆盖,扩大供心池。同时离体心脏温血转运平台可以对心脏状况实时监测,帮助医生更好的评估心脏健康情况,为患者带来更准确的预后。


640.jpg

心擎医疗团队与董念国教授团队


心擎医疗在2021年实现了国内首例动物废心温血转运,成功将一只绵羊的心脏停跳、修心后,与温血转运设备连接并通过自体血液灌注实现体外复跳,复跳后的绵羊心脏,各项生理指标均表现正常,稳定运行45小时,跨越150公里从泰州运抵苏州。


心擎医疗在研发体外磁悬浮人工心脏、新一代体外膜肺氧合系统(ECMO)以及离体心脏温血转运平台等产品时,便已经考虑了现代临床应用场景,能够轻松适应复杂的临床环境,大幅降低使用风险,对于高便携的追求,让心擎医疗的产品能够面向不同转运场景,解决了临床上“最后一公里’的瓶颈。


曾经科幻世界里的场景,今天世界已在一步步将其变为现实。曾经的科幻想象,变成科技转动生命。

E-mail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Facebook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