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中国》走进心擎医疗|热忱之下的创业路自此逐光而行

随着资本、政府乃至整个社会对心擎医疗的广泛认可和大力支持,心擎医疗已经进入了发展快车道,今天心擎医疗CEO徐博翎博士和研发副总裁颜翊凡将在《科创中国》栏目中继续与我们分享心擎这四年有坎坷有收获有幸运更有热忱的创业经历。 
  
  
与人工心脏的第一次结缘
  
主持人:
“这里是京津冀之声正在为大家播出的《科创中国》节目我是主持人张燕,今天我们继续与心擎医疗CEO徐博翎博士和研发副总裁颜翊凡畅聊他们创业之路的心得和感悟,再次欢迎徐博士和翊凡做客我们的节目。”
徐博翎:
“主持人好,各位听众好,我是徐博翎。”
颜翊凡:
“大家好,我是翊凡。”
主持人:
“作为心擎医疗的创始人,徐博士可以分享一下为什么选择了体外生命支持设备这样的创业项目,创业之初是如何思考的?”
徐博翎:
我在英国剑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我的科研项目就是超小型介入式人工心脏研发,这是我跟人工心脏以及人工器官的第一次结缘,博士毕业后我到德国亚琛工业大学的一个研究所继续人工心脏的研究,并得到了研究所和很多国际知名企业的一些合作开发、技术服务和咨询的机会,让我对学术跟产业化之间的关系、医疗器械在临床前一系列的性能研究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在2013年底我回到苏州大学担任特聘教授后也一直在做人工器官尤其是人工心脏的研究工作,在一些学术会议上与很多临床专家交流时,他们会向我表达目前国内对于体外生命支持设备的迫切需求,我希望自己的研究能真正的为临床服务,发挥它最大的价值,产业化开发是实现临床应用最有效的途径,我便下定决心创业。
“苏州政府在整个医疗领域投入资源非常多,政府希望把医疗产业打造成市重点产业,鉴于上下游以及整个产业的聚集效果,我们决定在苏州高新区落地。”

主持人:

“最初回国的时候我国的体外生命支持设备的研发和制造水平是什么样的呢?”

徐博翎:

“体外生命支持设备包含了心、肺、肾、肝等各个领域,当时国内很多医疗器械企业都在起步阶段,真正高端的产品仍然以进口产品为主,发展到今天,一方面我们不断在尝试实现零的突破,解决国内市场空白的问题,另外一方面国内整个产业的心态是希望向国际前沿迈进,比肩甚至超越国际水平,国内的产业环境和企业目标一直在向更好更高的方向变化。”

主持人:

“颜总您是什么时候来到心擎的呢?可以分享一下您加入心擎的一些心路历程吗?”

颜翊凡:

“我在心擎公司注册之后就加入了,我本身并不是医疗器械行业背景,但是我在制造以及机电整合产业有比较深的钻研,在产品开发、机械结构设计上有很多可以帮忙的地方,在加入心擎之后也确实遇到了很多困难,医疗器械的开发流程更加缜密和严谨,要经历一连串的测试、验证,还要面临药监局的审核,这个过程让我学到了更多。”

徐博翎:

“翊凡是台湾交通大学本科、清华大学硕士,毕业之后在鸿海集团担任高级研发工程师,后来又独自代表台塑集团上游的一个企业在越南设厂,生产经验非常丰富,翊凡在工程化大量产的经验是非常丰富的,在研发阶段帮助我们少踩了很多坑。所以翊凡能在心擎创立之初加入,对公司来说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

 

四年的成长,心擎医疗已进入发展快车道

 

主持人:

“徐博士您在2017年创立公司的时候只有两个人,四年的发展有了今天的成果,实现您当初的目标了吗?”

徐博翎:

“远超预期,心擎非常幸运,四年前刚启动体外生命支持设备研发项目时,市场并看不懂它,我们幸运的遇到几位投资人给了我们第一桶金来做这些事情,随后又得到了更多投资人的支持,因为疫情大众意识到了体外生命支持的发展重要性,在心擎成立三年多之后终于得到了社会和资本的广泛认可,疫情期间苏州政府也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包括各类专项贷款以及一些项目上的支持,让我们能挺过疫情的困难期迎来现在的爆发。另外公司现有的50多位全职小伙伴,以及国际上包括英国、日本、德国与我们协同合作的20多位伙伴,是支持心擎发展的坚实后盾。”

主持人:

“您说心擎是非常幸运的,但资本是不是也看到了这个市场的巨大发展空间?”

徐博翎:

“是的,从今年开始是心衰的黄金十年,所有的心血管疾病最终会走到心衰以及其他器官衰竭,未来会有一批很优秀的企业为了面临器官衰竭的病人努力,我们认为这也是资本看好这个赛道的原因。”

时间紧?跟“它”拼了

主持人:

“颜总您作为心擎研发副总裁能不能给我们描述一下研发人员的日常工作状态?”

颜翊凡:

“我们的研发团队是不考勤的,大家依照自己的工作目标自行安排工作,在研发人员需要思考问题或避免被打扰时,我们也有相应的“Home Office”的机制,他们每天的工作压力很大,因为我们希望能比肩国际甚至超越国际,一个产品的每一个零件、每一个尺寸,都在挑战工艺极限,虽然他们都有学科基础,但是很多问题的解决方法已经超出了他们原本的知识层面,在没有参考、没有人教的情况下找出解决办法,这种压力可想而知。”

研发是一件与时间赛跑的事情,我们的团队是目前世界上最有效率的研发团队之一,我们有明确的项目计划、项目管理体系,每一个项目节点都抓的很紧,而且要经历很多次的失败,不断修改、调整、优化后才能达成目标。

主持人:

“我们可以用心擎已研发的体外磁悬浮人工心脏来举例给大家说明一款产品是如何从一个想法然后一步一步最终到临床使用?”

颜翊凡:

我们在研发产品的时候首先一定要贴近临床,必须跟医院密切沟通,我们要到现场观看并听取主任级、副主任级、护士的一些临床经验,早期还会制作调查问卷,以便于了解医生真正的需求,这样我们才有办法去针对基础功能性的问题做一个初步的原理实现,经过这个阶段我们会到一个最完整的研发阶段,包含外观设计、人机交互界面、用户体验等等。”

“并且我们在研发的过程中必须符合非常多的法规,包括电气安全、电磁相容性、药监针对各种不同功能部件的检验等等,都需要符合相关的标准要求,我们会在这一步骤把这些功能都做到位,然后从研发阶段进入到审查阶段。”

“审查的过程也会有几个阶段,一般包括型式检验、生物学相容性检验、甚至一些动物实验等等,审查阶段会是临床试验的前期步骤,检验所会出具相关实验报告来确保器械对于人体的安全性,最终才能进入到临床试验阶段。”

主持人:

“大概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够顺利的走完这些过程呢?”

徐博翎:

“临床试验本身非常严肃,检验根据不同项目的复杂度时间会有差异,一般来讲三类有源器械从开始到最后拿证至少是五年以上的时间。

 

为医生打造体外生命支持“万能工具箱”

 

主持人:

“目前心擎在体外生命支持设备的研发上已经有了三个科研成果,未来的路是如何规划的以及会不会在京津冀地区布局呢?”

徐博翎:

“心擎的愿望是用更好的技术给患者带来更好的服务,推陈出新是我们一定要做的事情,体外生命支持领域非常广阔,我们首先要能够达到模组化的不同器官的支持,这样我们可以给医生提供一个“万能工具箱”,“万能工具箱”中有医生在拯救患者的过程中可能需要的一些模组,未来我们希望“万能工具箱”更加便捷、即插即用,这些模组能够按照病人的需求拼装在一起让医生以更智能更方便的方式去使用,这是心擎未来在产品研发上的布局。”

“未来在京津冀地区的发展是一个必然,京津冀有国内顶级的医疗资源、技术和人才,心擎未来发展的路上需要借助这样的力量才能在通往国际化的路上更进一步。

 

 

主持人:

“您说到人才吸引的角度我想追问一下,心擎希望吸引什么样的人才加入呢?”

徐博翎:

“在研发、临床试验医学相关、注册以及前沿科技项目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以及行政和后勤人员都是心擎非常需要的,我们只有一个原则:如果你希望能够对这个社会带来影响力,对拯救患者的生命有热情,愿意挑战,心擎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土壤给大家提供成长的机会。

主持人:

“颜总您作为研发团队的负责人您有什么样的需求?或者可以给大家什么样的建议?”

颜翊凡:

大家要有热忱、愿意挑战、有企图心,我们目前全职能的工程师都在招聘,包括机械、电子电路、软件等等,也很希望想要一起为这个梦想而努力的伙伴加入我们。”

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890号 苏ICP备17050215号-1